<tbody id="kowwx"></tbody>

<bdo id="kowwx"><optgroup id="kowwx"></optgroup></bdo>
<track id="kowwx"></track>
  • <bdo id="kowwx"></bdo>
  • 晶羽科技-解讀點評影視小說作品

    微信
    手機版

    關于母親情的散文

    2022-05-29 08:53 作者:巴蜀文學 圍觀:

    蔣小林

    散文:歲月中的母親

    94歲的母親坐在椅子上。她的身體,仿佛被歲月之手擠干了水份,小了下去,瘦了下去,干了下去。她那生命時鐘,一圈一圈在縮短。上午,二姨來看她,把正在沉睡中的她喊醒,問她認不認識自己的妹妹,她搖搖頭,一句話也沒說,最后竟然又沉沉地睡著了。本是世上最親最親的人,面對面不相識,二姨一下子淚水汪汪,把眼淚流在了自己的心里。

    母親命苦如黃蓮,八歲喪母,十二歲喪父。喪失了父母,母親和二姨如同荒原上的兩棵野草,在凄風苦雨的滄桑歲月中活下來。十二歲的母親成了二姨的天地。母親咬著牙,扛起當爹娘的重擔。帶著妹妹活下去,成了母親全部的信念,面對生活的苦難,她一次次哀求著嬸娘,讓嬸娘把她帶到一大戶人家去當丫頭。在大戶人家當傭人的嬸娘知道當丫頭的苦難,總是搖頭拒絕,母親淚水漣漣地望著嬸娘,嬸娘也不肯答應。最后她拉著八歲的妹妹,向山梁跑去,跪在父母墳頭失聲痛哭,那悲天愴地的哭聲讓嬸娘心如刀絞,最后,嬸娘咬著牙答淚水汪汪地答應了母親。

    就這樣,年僅十二歲的母親帶著八歲的妹妹,在一大戶人家當起了使喚丫頭,不要工錢,只求一日三餐不餓肚皮。母親跟著嬸娘,數九寒天在冷水里大盆大盆洗著衣服,凜冽刺骨的水浸透著母親的肌膚,還要頂著寒風背著大背篼翻山越嶺割草,放牛,打豬草。一遍一遍洗著衣服被子蚊帳,有時一洗就是一整天,她咬著牙,忍著疼,熬過了漫長的冬季。整整一個冬天,母親雙手雙腳長滿凍瘡,潰爛得血和膿流在了一起,晚上睡在床上,膿血和蔑席沾在一起。嬸娘心疼母親,摟著母親直哭,母親沒有淚水,有的只剩堅強。第二天,用許多的舊布條纏住雙手,又開始了一天的勞作。就這樣,母親用她稚嫩的雙肩,用她長滿凍瘡流著膿血的雙手雙腳,一天一天地養大著妹妹。

    十六歲那年,由嬸娘作主,母親帶著女兒家的羞澀,嫁給了比她大八歲的父親。當時,父親家有些田產,家境還算殷實,不為一日三餐發愁,但母親唯一的要求便是,這樁婚事她同意,父親家每年必須解決妹妹和嬸娘一年四季的溫飽,待她嫁人以后,一定不能讓嬸娘和妹妹餓肚皮,過著饑不裹腹苦難的日子,如果父親家這一點做不到,這樁婚事就免談。母親的這一固執,父親家竟然答應,口頭承諾每年拿出五斗谷子養活妹妹和嬸娘。當吹吹打打的嗩吶和迎親的隊伍擠滿院落時,母親怎么也不肯上花轎,她躲在房中,摟著妹妹哭,把心中所有的愛,化作了流不盡的淚水。臨別那一刻,她緊緊抱住嬸娘把年幼的妹妹托付給嬸娘,哭著對她說,如今生活有了著落,讓嬸娘千萬不要再去當傭人。嬸娘心中明白,母親面對自己的婚姻心有不甘,但沒有選擇的余地,為了妹妹,為了她,母親用自己幸福作賭注,十六歲便上了花轎成了新娘。

    母親連父親長什么樣都不知道,便成了父親的女人。嫁過去才知曉,父親是結過一房婚的人,前妻難產而死,母親初婚便做了父親填房。洞房花燭,母親坐在床頭,哭成了淚人,淚水濕透了母親的喜服。父親脾氣還好,對母親疼愛有加,想到木已成舟,母親只好認命,從那一天起,母親和爹的命運,永遠地綁在了一起。

    大哥出生那年正好解放,父親的田產全部充公,父親被劃分為地主,母親也跟著受牽連,從那一刻起,母親的頭再也沒有抬起來過。父親四處游斗,母親跟著陪著,胸口上掛著個大牌子,母親不識字,斗完回家她不知道牌子上寫的什么,就悄悄地問父親,當父親告訴她上面寫著:打倒剝削人的地主婆。母親聽完后面色蒼白,哇的一聲,失聲痛哭。從那一天起,母親臉上失去了笑容,生活的本真從母親身上消失殆盡。她除了老老實實改造以外,別無他求。為了更好地改造自己,母親跟生產隊的男勞動力一樣,抬石頭、挑糞、犁田、挖土、栽秧、撻谷。她付出最大的勞力,掙得最低的工分,只是她不明白,她從小受苦受難,剝削了誰?就連生大姐的那一天,母親也在生產隊挖紅苕,大姐生在母親的褲襠里。母親希望活成自己向往的那種日子,守著家、守著爹、守著兒女、能像正常人一樣有說有笑,過正常的日子,她努力過,掙扎過,但命運跟她開了一個個致命的玩笑。

    1966年春寒料峭時節,母親生下我剛七天,一群紅衛兵沖進院子,深更半夜把母親和父親揪了出來,在院壩里開批斗會。母親站在高板凳上,躬著身子,血順著褲腿流滿了凳子。鄰居可憐在月子中的母親,跟紅衛兵隊長求情,那隊長才點頭開恩讓母親回屋,回到屋里,母親從大姐手中接過我,哭得昏天黑地。從那以后,母親一病不起,整整一個多月也起不來床,二姨聽說后急匆匆趕到了家里。已結婚的二姨嫁給了一個中藥醫生。母親以為自己熬不過這一關,流著淚把尚在襁褓中的我托付給二姨,二姨哭著答應著母親,暗暗發誓,一定要救活母親,她把我交給了大姐,跑到大隊部向民兵連長跟母親請了十天假,找幾個人用滑桿把母親抬到她家里。多虧二姨父妙手回春,從死神手里把母親的命搶了回來。

    母親四十歲不到,已是滿頭斑白。她的腰漸漸地彎了下去,再也沒有直起來。八十年代初期,父親母親終于摘掉了頭上戴著的那頂沉重地主份子帽子。那時,我已在讀初中,母親一腳跨進屋,摟著我就哭了起來??粗臉幼?,我嚇得大氣不敢出,瞪著眼望著母親,以為她又要被拉去批斗,我哇的一聲傷心痛哭,仿佛要和母親生離死別,緊緊地摟著母親,母親也把我摟在懷里??粗掖罂薏恢沟臉幼?,母親卻流著淚笑了起來,她告訴我,從今天起,再也沒有人把她和父親揪出去斗了,我們一家人好好守在一起,認認真真過自己的日子。我疑惑地望著母親,母親望著窗外的陽光笑了起來,十多年來,我第一次看見母親那最純真最燦爛的笑容。

    包產到戶以后,日子順了,母親活出了精神頭,她臉上皺紋少去許多。更奇怪的是,那滿頭斑斑的白發又漸漸地又重新返黑。用她的話說,她要讓自己重新活一回,母親用畢身的精力經營著家,經營著日子,養育著兒女。她和父親商量,家中的田地讓她和父親承擔,讓大哥去學木匠,大姐去學裁縫,三姐和我讀書,那一年,母親匆匆忙忙趕往二姨家,上她家借了600元,買了一頭母豬和一頭小牛犢。

    母親做起了當家的女人,她努力地改善著家里狀況,不再卑微地活著,忙里偷閑在家養豬喂牛養雞養鴨,和父親一道把地里的莊稼侍弄得生機盎然。日子在母親的操持下,漸漸地鮮活了起來,全家的日子過得有模有樣。37歲那年,大哥因學會木匠有了一門手藝才有姑娘看上他。那一年,我家三喜臨門,買回的母豬第一窩產小豬仔14個,大哥娶回了大嫂,三姐考上了師范。母親常教大嫂,一家人和睦相處才是家,身為女人,處家之道和相夫教子是責任。一年后,大嫂生了小侄兒,母親終于當上了奶奶,她摟著白胖胖的孫子,總是親不夠,愛不夠。她那燦爛的笑容終于綻放在陽光里。命途多舛的母親,把人生的苦難當成一劑藥方,淡然面對。

    母親會過日子,她把日子過出了氣勢、過出了色彩、過出了盼頭,過出了希望。在她的操持下,她把養大的牛賣了,又重新買了一頭小牛犢回來,把14只小豬仔全部喂成大肥豬,用賣牛的錢和賣肥豬的錢翻蓋起了三間一樓一底新樓房,我們家高大的新樓房矗立在天地間,搬進新房的那一天,一家人笑著,樂著,只有母親笑著笑著便流出了熱淚。

    多年后,父親因病去世,母親強忍著悲痛,把父親送上山,回到家,獨自沉默不語,只是望著父親的遺像發愣,直到父親頭七那天,母親獨自一人跪在墳頭,傷心欲絕地大哭,那一天,母親仿佛把她一生的眼淚,都灑在了父親的墳頭,她把心中的所有的怨、所有的委屈、所有的愛、所有的思念全部用淚水來傾述,她道不出心中對父親有多少恨、多少怨,多少愛、多少思念、她和父親的一世情緣,只有用淚水來表達。

    太陽從玻璃窗照進了屋里,屋子生機了許多,淺淺的冬陽照在母親的身上,母親睜開眼,二姨又親熱地喊她,她望著二姨,親切的一笑……

    作者簡介:

    蔣小林,四川省大竹縣人,曾獲得抒寫巴山征文三等獎,達州晚報征文三等獎,四川省直工委,省鄉村振興局,《方志四川》聯合舉辦的“溫暖回響”講好扶貧故事征文一等獎。有文字見《達州日報》《達州晚報》《達州新報》《德陽日報》《賀州日報》《華西都市報》《散文選刊》《好人龍門陣》等報刊雜志,著有長篇小說《上古戀神魔情緣》簽約縱橫中文網,長篇小說《盧家溝的春天》2020年被四川省作家協會萬千百十文學扶貧作為重點作品扶持。

    《巴蜀文學》出品

    主編:筆墨舒卷

    達州廣播電視報(達州新報)《鳳凰樓》副刊選稿基地。

    凡在“巴蜀文學”平臺上同期閱讀量較高的優質稿件,將被達州廣播電視報選用。

    投稿郵箱:gdb010@163.com

    特別說明:作者投稿時,須標明“原創文章,文責自負”字樣,如沒標明或不是原創稿件一律拒用。

    相關文章

    黄色免费dvd在线播放_成年免费网站视频黄a_国产精品福利在线入口导航_绿色a片黄色小说网站
    <tbody id="kowwx"></tbody>

    <bdo id="kowwx"><optgroup id="kowwx"></optgroup></bdo>
    <track id="kowwx"></track>
  • <bdo id="kowwx"></bdo>